热门搜索:

杭州纵火案保姆的赌博人生:案发前晚赌博输6万

时间:2017-12-21 18:17 文章来源:蒙城新闻网 点击次数:196

杭州纵火案保姆的赌博人生:案发前晚赌博输6万

  原标题:杭州纵火案保姆的赌博人生

  杭州上城区鲲鹏路的蓝色钱江小区里,草坪上搭建一个灵堂。正中桌子上放置一张女主人照片,长发披肩、笑容温婉;还有一张三个孩子的合影,他们头挨着头,对着镜头甜笑。

  这天是6月24日。此前两天的凌晨5时许,三个孩子和母亲在火灾中不幸身亡。

  当天傍晚,杭州市公安局发布公告称,“明确为一起放火案件,保姆莫某晶(女,34岁,广东东莞人)有重大作案嫌疑,已被公安机关控制。”

  从广州赶回来的户主林生斌想不通,平素善待的保姆为什么会这么做。他们给保姆送童装,她说要在老家买房子,他们还借了10万元。

  起诉书提到,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,多次窃取女主人朱小贞家中贵重物品进行典当、抵押,或以买房为由借款,所得款项均用于赌博并挥霍一空。案发前一晚,她网上赌博输光6万余元,为筹措赌资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方式,搏取女主人的感激以便再次借钱。

  两天后,这个案子将在杭州市中院开庭。莫焕晶的代理律师党琳山今日告诉重案组37号(微信ID:zhonganzu37),莫焕晶赌光了就借亲戚朋友的钱,再后来借高利贷,家人替她还了很多钱。“作为被告人,民间借贷有十多起”。他说,莫焕晶多次表示后悔,并给受害者家人写道歉信。

▲林家三个孩子的生前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  两个未接的求救电话

  住在蓝色钱江小区2幢2单元的夏芸(化名)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。

  “着火了着火了,快点下楼!”打开房门,一个邻居冲她喊。夏芸吓得一激灵,赶紧跑回卧室,喊家人逃命。

  
  6月22日这天早晨5点20分左右,一家人顺着楼梯从13楼跑到楼下。夏芸记得清楚,“火势很大,朝江面吐着火舌,里面冒着浓烟。”

  大约同样时间,住户汪岳(化名)也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,随后跑到楼下。楼下聚集了很多人,都在议论1单元18楼着火。他一惊,是不是朋友林生斌家?他跑到1单元门口想看个究竟,被保安拦住了。

  当时,汪岳见到林生斌家的保姆莫焕晶,“头发很湿,衣服也有点湿,鼻子里边都是烟煤,手上拿着个榔头。”莫焕晶告诉他,家里着火,女主人朱小贞让她出来报警,朱小贞则去救三个小孩。

  许多邻居都见到莫焕晶当时的样子,穿一双粉色拖鞋,碎花睡衣短裤,头发披散在肩上,正和警察讲话,没一会儿就被警察带走了。

▲火灾发生时的情景。受访者供图

  
  据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官方微博, 5时07分,接到报警,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起火。5时54分,现场火势得到控制;6时48分,火灾扑灭。

  汪岳回忆,火被扑灭约半小时,四具尸体被消防员抬了下来。“我站在单元门口,看着尸体从眼皮底下一具一具拉走,非常难过。”他满怀着痛惜,按家乡风俗,捏了捏每个小孩的脚。

  一位在场的邻居说,应该是被浓烟熏死的,四具尸体没有直接烧过的痕迹,而是被熏得黑黑的,“脸上全是黑灰”。

  浙江消防部门通过当地媒体证实了这一点。消息称,起火点位于客厅,而四位死者被发现的地方是距客厅最远的小女孩房间,该房间并没有过火。打开房门,里面黑烟滚滚,“三个小小的身体躺在妈妈身边”。

  探员到该小区一位同户型业主家中查看,这个房间位于整套房子最北侧,面积约二十平米,窗体较窄,约一臂宽,窗户一侧有电动开关,按下开关后窗户会缓缓向外打开,但仅能张开较小角度,按浙江消防的说法,“浓烟飘散极为困难”。

  林生斌的母亲哭诉,一位住在对面楼的邻居说,起火时曾听到从这扇小窗中传来男孩的喊声,“救命呀,救命呀。”后来就断了。

  林家的邻居兼好友贺亮(化名)非常后悔。他说,平时两家人关系很好,常带着孩子一起玩。起火当天早晨5点08分,朱小贞曾拨过一通电话,但当时他睡得正香没接到。朱还给另一位邻居也拨了,同样未被接到。

▲火灾救援现场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潼臻一生”

  蓝色钱江小区位于钱塘江畔,是杭州最高档的住宅之一。林生斌家面积360多平米,价值约2000万,这套房子有四间卧室、两个客厅,还有一个专门的保姆间。从开阔的客厅阳台向外看,就是钱塘江。

  住在小区里的都是富人。汪岳说,业主以做生意的居多,“富二代很少”,大家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。他的朋友林生斌是福建人,父母都是农民,他做服装生意,“靠着杭州这个电商之都发了家”。

  另一位经营餐饮企业的邻居潘成(化名)说,林生斌白手起家,刚做生意时,“没像样的鞋,没像样的床,五年前还不知道奢侈品长什么样。”

  林生斌的母亲说,儿子高中就出来打工,虽然读书少,但“脑子很厉害”,很会做生意。他初来杭州,在老乡开的理发店里当学徒,儿媳妇朱小贞在杭州卖女装,有次来店里理发,和儿子坠入爱河。

  结婚时林生斌26岁,朱小贞24岁,婚后一年就生了个儿子。林母提到,当时经济条件很差,房子是租的,她帮着一起带孩子。两年后孙女出生,家里条件改善了些,买了个小房子,还请了阿姨帮忙,“那时候请阿姨(一个月)只要1600块钱。”

  又过了两年,小孙子出生。原来的房子住不下,生意也做大了,小两口卖掉房子换成蓝色钱江里的豪宅。之前的阿姨因故辞职,去年,朱小贞通过上海一个家政公司雇了莫焕晶。

▲去世的孩子和家人在一起。受访者供图

  
  林生斌经营着几家服装公司,旗下一个童装品牌叫“潼臻一生”,前两个字在大儿子、女儿名字中各取一个字,“臻”和朱小贞的名字同音,“生”则取自林生斌。他们漂亮的女儿还给这个品牌当过小模特。

  潘成说,媳妇总夸林生斌帅,“像电影明星”,朱小贞很有气质,这个小名叫阳阳的女孩完全继承了父母的颜值基因。林母说,阳阳一直在学芭蕾,跳得很好,曾在杭州电视台表演过,她常翻看孙女跳舞的视频和照片。大孙子在学弹琴,她略带骄傲地指着自己的肩膀、胳膊、腿,“放这儿弹的,放这儿弹的”,比划着就哽咽起来。

  老太太还记挂着儿媳妇的好,逢年过节都给自己买礼物。儿媳妇常说,妈,你们以前很辛苦,现在该享享福了,孩子也上幼儿园了,没那么累了,你年纪也不大,多出去玩一玩。

  汪岳也认为朱小贞是“绝对的贤妻良母”。他回忆,去年有次在小区的泳池边玩,林家的大儿子淘气,往水池里扔了颗小石子,不小心砸到一个女人的头。对方破口大骂,“像泼妇一样”,但朱小贞一句都没回嘴,最后还是汪岳看不下去,把她们叫开了。

  林父记得,最后一次见到三个孙子,是一周多前。他骑电瓶车摔了跤,儿子一家人过来探望,三个孩子“这个抱一下,那个抱一下,都亲一下”,“看着一天长高一天,心里很高兴”。

▲朱小贞和小儿子在客厅里,背后书架为起火点。受访者供图

  林生斌成了世界上最伤心的人。火灾发生时他在广州出差,接到电话赶回来时,美丽的妻子、三个可爱的孩子已阴阳两隔。这个崩溃的男人搂着妻子的尸体泣不成声。

  保姆、赌徒、借贷者

  火被扑灭后,汪岳回家。在电梯间,他碰到一个不认识的保姆,神神秘秘地说,肯定是林家保姆干的。汪岳当时还有点生气,呵斥“不要乱讲话”,没想到当天警方的消息,莫焕晶承认纵火。

  林生斌说,警方告诉他,莫焕晶之前偷了女主人朱小贞的手镯,价值二十多万,去附近典当行几万块当掉了。

  “当时虽然发现镯子不见,但并没有怀疑莫焕晶,还以为是孩子们拿着玩丢了,没准什么时候又能找回来。”林生斌告诉探员,平时莫焕晶话不多,和家人相处还不错,就在事发前几日,她还借钱,称要在老家买房子,朱小贞拿了10万元钱给她。

  
  潘成对此非常气愤,他说如果自家保姆借钱,肯定马上开除。“大家是雇佣关系,要有界限,你管我借钱,就说明惦记上我家了。”他不断叹惋,林家人就是“太善良了”。

▲6月24日,小区内搭建的临时灵堂。新京报记者王婧?摄

  善良的朱小贞并不知道,她慷慨解囊的这位保姆,借钱并不是要去买房。

  
  莫焕晶的朋友孟棋(化名)提到,偷钱借钱可能和高利贷有关。孟棋和莫焕晶是东莞市长安镇厦边社区的老乡,还是中学同学,以前关系非常好。

  孟棋说,莫焕晶高中毕业就不读书了,一开始在小姨的工厂里当财务,“给的薪水很高”,但她后来迷上赌博,“什么都赌,打麻将、买六合彩、上赌博网站”。

  孟棋也和她一起赌,两人还去过澳门。孟棋记得,有次莫焕晶盗了她的某个赌博软件账号,一晚上就输了七万。

  为了赌博,两人开始借高利贷,利息高得惊人,“借10万,一个星期利息就8千到1万”。一旦还不起,放贷者就会上门逼债,“去家里喷红油、发恐吓传单”、“我都被打了两次”。

  借钱时需要担保人,两个人就互相担保。莫焕晶的家人帮她还过几次债,后来实在还不起,两人就一起到上海打工,躲债、赚钱还债。

  莫焕晶有过一段婚姻,还生了孩子。前夫的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莫焕晶在孩子出生后一个月开始赌博,“经常很迟回来睡觉”,还偷家里的钱,离婚后孩子跟着父亲一方生活。她听说几年前莫因为欠高利贷离开东莞,后来再无联系。

  孟棋说,到上海后,莫焕晶先在一家餐馆打工,一个星期就被开除,“人家嫌她板着脸,还总玩手机”。后来莫去了孟棋所在的家政公司,但因偷钱又被开除,“偷了公司几千块钱,还偷别的阿姨的钱”。

  此后,莫换了上海另一家家政公司,经历了几个雇主,最后被林家雇佣。

  孟棋透露,莫焕晶在之前的雇主家就偷东西,“第一次偷的时候,东家说明明放在这里怎么不见了,她过一会儿就放回去。第二次偷,东家怀疑是她,说你不拿出来就报警,她就拿出来了。”

  去年春节,莫焕晶还给孟棋打电话炫耀,说新雇主对她非常好,是做童装生意的,她过年回家,雇主还专门问她孩子的身高尺码,送了一套童装。春节期间雇主出去旅游半个多月,“给她放大假,钱一分不少给”。

▲6月24日,火灾后小区业主自发组织悼唁活动。新京报记者王婧?摄

  
  检方起诉书指控,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,在朱小贞家中从事保姆工作期间,多次窃取贵重物品进行典当、抵押,或以买房为由向朱小贞借款,所得款项均被其用于赌博并挥霍一空。案发前一晚,莫焕晶进行网上赌博,输光6万余元。为继续筹措赌资,她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,搏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。

  “莫焕晶这些年赌博,输光了就借亲戚朋友的钱,再后来开始借高利贷,家人替她还了很多钱。”莫焕晶的代理律师党琳山提到,莫焕晶作为被告人,民间借贷有十多起,进入执行程序的已经有六起。莫焕晶的妹妹说,为什么有戒毒所没有戒赌所?要是有戒赌所的话,把姐姐关两年戒一戒。

  “一手好牌打烂了”

  长安镇厦边社区位于东莞市南部,这里靠近深圳,以外来人口居多。本地居民几乎家家盖起多层小楼,自家住一层,其余的租出去。

  一位湖南打工仔说,本地人的地都被征掉建厂或者盖楼,他们就算不工作,靠收租金和拿分红,“日子就能过得很舒坦”。

  探员走访厦边社区,几乎每幢房子的一楼门面都租了出去,用作菜场、餐馆、便利店、小作坊。莫家也不例外,一栋米黄色的四层小楼,一楼门面房被分割成早餐店和一间小型车间。

  邻居说,莫家人自己住二层,其余层大概有十间房租给外地人,一间卧室每月大概租到五六百元,一室一厅能租到七八百。她感慨,这几年都没见过莫焕晶,“要不是欠高利贷,哪用得着出去打工”。

  贺亮还在为没能接到电话而忏悔,他默默祈祷,希望逝者能“去往天堂,化成天使”。他反复地说,一个母亲,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,要保护三个小孩,当时的绝望和痛苦“很难想象”。

▲一位业主在户型图上标出可能的逃生通道。(受访者供图)

  
  业主们认为,物业在救援过程中处理不当。不止一位业主表示,失火后没有听到消防警报,都是大家互相通知,或者听到声音跑出来的。物业也没能给消防队员提供图纸,导致极大地延误了灭火时间,否则不会酿成最终的惨剧。

  
  一位与林家同户型的业主带探员去自家查看,他认为至少有两条救生通道可以把人救出来:一处是男孩房间外卫生间的窗户,打开后有办法去往隔壁;一处是女孩儿房间外卫生间的窗户,可以通往保姆房。

  事实上,莫焕晶就是通过保姆房的专用楼梯逃出火场的。

  “她想从保姆电梯下去,再到业主电梯里去,但她下去后,消防队员已经来了,但消防员不让她上去”。莫焕晶的代理律师党琳山表示,此外,莫焕晶报完警后,又回到那个房间想进去,但烟很大,她就想从卫生间窗户进去。

  这是个很有争议的情节,莫焕晶说窗户锁住了,推不开,然后找了个榔头想砸开,但那个玻璃砸不破。林生斌说的是,玻璃上面没有砸的痕迹。

▲8月15日,莫焕晶在杭州市看守所里写的道歉信。受访者供图

  
  “一手好牌打烂了”。党琳山说,莫焕晶因为躲债回不去家,离婚了小孩见不到,前夫也把她拉黑了。她还写了道歉信,提起家人特别是小孩,还是很想见,让律师给带照片。

  莫焕晶的儿子,和朱小贞的大儿子年纪一样大。

  新京报记者 王婧? 编辑 陈薇 李骁晋 校对 郭利琴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